由「全民政改商討日」到「全民投票日」 為泛民作一次盤點

戴耀廷:由「全民政改商討日」到「全民投票日」 為泛民作一次盤點

 

「和平佔中」在明天會舉行「全民政改商討日」,在全港五個地點,約有二千名市民會參與商討。在了解特首選舉辦法的各組成部份和各方案之間的分別後,簽訂了「和平佔中」意向書的市民,就會在十五個能符合「普及和平等」選舉國際標準的方案中,選出一個他支持的方案。

 

最後得支持最多的三個方案,就會交6月20日至22日舉行的「全民投票日」,讓香港市民再在其中選出一個方案,得最多支持的那一個方案就是「和平佔中」所會全力爭取的方案。對「全民政改商討日」及「全民投票日」的安排,有人提出不同質疑。

 

一、這十五個方案是如何得出來的?為何只有具泛民背景的人或團體所提出的方案才被納入商討之列?

「和平佔中」所要爭取的目標是能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特首的選舉辦法,因此我們必須確保供商討的方案都是能符合國際標準的。

 

港大法律學院在2014年3月20日籌辦的「普選及提名程序:《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公約》第25條的要求之學術圓桌會議」,並擬訂了「選舉機制及方法與國 際標準的相容性的指導原則」。專家團的召集人審核了所有在4月15日前已在公共空間發表的特首選舉辦法的不同方案,提供了初步的意見,看它們都能否符合此 「指導原則」。

 

現在供「全民政改商討日」商討的方案,就是我們參考了專家團召集人的初步意見,認為能符合「指導原則」也就是符合國際標準的方案。所有不被考慮的方案都是因它們未能符合「指導原則」的要求,未能確保選民在選舉中有真正的選擇,與提出方案者的背景並無關係。

 

 

二、參與「全民政改商討日」只有二千人,他們如何能代表港人選擇方案?

「和平佔中」並沒有說「全民政改商討日」的結果是代表全部港人。「全民政改商討日」只是讓認同「和平佔中」信念的人能在經過一個商討過程和掌握不同考慮點後,共同決定把哪三個方案推薦給港人考慮。

 

「和平佔中」是一場政治運動,自有其政治目標,而這就是追求香港的特首選舉能符合國際標準。因此,「全民政改商討日」可以視為「和平佔中」的一個內部決策過程,但我們把這過程開放讓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報名參與商討,但若要參與投票選方案,就得簽訂「和平佔中」的意向書了。

 

 

三、為何在「全民政改商討日」只是選出三個方案?那是不是篩選呢?

任何人在公共空間提出的特首選舉辦法方案都可以納入為商討的方案,只要能符合國際標準。現在有十五個方案能符合要求。按國際專家的意見,太多的選擇其實也不是真正的選擇,問題只是揀選的原則是否合理。

 

現在從不同的方案看,大體可以分為三個類別:

1、要求提委會必須由全港選民以等值票選舉產生,並讓公民可以有直接的提名權。

2、不處理提委會的組成方法,但要保證提名的途徑是多元的,並要包括公民直接的提名權。

3、擴大提委會的選民基礎,並由提委會委員以低門檻如八分一或以下比例提名。按着這三個主要的類別,我們才設定在「全民政改商討日」由佔中的支持者從十五方案中選出三個方案。

 

一個關鍵點是「全民政改商討日」是一個完全開放的平台,所有人都可以參加,而不是由某些擁有特權的人或一些政治團體領袖才有權去選出方案,條件只是他們是認同「和平佔中」的信念。在這樣開放的安排下,「全民政改商討日」應可以保證決定的結果是合理的選擇。

 

 

四、為甚麼「全民政改商討日」的參與者不是選三個方案?

正正是為了令港人在「全民投票日」能有多元及真正的選擇,故在「全民政改商討日」,每一名參與者不是以全票制的方式選三個方案,而只是選一個方案,由得支 持最多的三個方案出線。若是以全票制方式去選方案,那會較容易被一些團體因能得到超過一半的支持,而排斥所有其他的選擇,令港人在「全民投票日」少了選擇。

 

 

五、全民投票的結果能否代表港人呢?

與「全民政改商討日」一樣,「和平佔中」並不會以今次的「全民投票日」的結果為代表所有港人的意願,而只是反映有多少人是支持那三個方案。有人常把「全民 投票日」說成是公投,那其實是誤解了「全民投票日」的意義。我們由一開始都是說這是一個公民授權的過程,讓支持民主普選的港人授權「和平佔中」去爭取一個 甚麼的普選特首方案。因此,「全民投票日」的結果,所代表就是所有參與投票的港人的意願,有30萬人投票就代表30萬人,有50萬人就代表50萬人。

 

但「全民投票日」可能有一個更深層的意義,那就是為泛民主派作一次民主的盤點。過去積極參與民主運動的港人與支持民主普選的普羅港人的取向是否一樣,是沒 有人能準確掌握的。從這一年搞商討日及今次「全民政改商討日」的報名數字看,積極參與民主運動的港人其實只是二、三千人。在2010年政改之後,泛民政團 內部路線之爭變得愈益激烈,但普羅泛民支持者與這群積極者的取態是否一樣,其實是無人能肯定的。

 

今次「全民政改商討日」所包括的三個方案,很大可能就是代表了三條不同的路線,分別是較理想或激進的路線、較願妥協或溫和的路線、及在二者之間的一線路 線。故「全民投票日」正好可讓泛民各政團掌握三條路線在支持民主普選的廣泛群體中各自的支持度是多少。這對泛民未來策劃下一步行動會有極大的幫助。而這資 料,其實對北京政府及特區政府準確研判形勢也會有很大的幫助。

 

真正的公投可能要留待特區政府提出它的方案時才有機會出現。

 

 


(標題為編輯所擬)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