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傾呢啲:鄭宇碩 X 陳健民 • 學者的堅持

佔中傾呢啲:鄭宇碩 X 陳健民 • 學者的堅持

 

「市民的權利是否得到應有尊重?」 這是鄭宇碩教授最關心的問題。作為真普聯召集人,他曾言希望在召集人的崗位做到問心無愧。但最近,因為泛民的紛爭,外間對他的指責,由「偏幫激進派」、「期望泛民團結是自欺欺人」都有。陳健民教授曾經做過社工,對民主追求超過廿年,到這一刻為真普選甚至準備坐監,元旦日躺在中環地上,卻有感過去自己太過舒服,反問自己民主哪可憑舒服成功爭取。以下是二人的對談摘要。

 

鄭教授: 「基本法是一份憲法性的文件,最基本的使命,就是維護市民的權利嘛,如果基本法不保護市民,它還有什麼認受性可言? 就算你國內講社會主義,自由、平等、民主一樣是核心價值,但政府現在對基本法的解釋,有哪一部分是符合那些核心價值的呢? 那你還有臉面跟香港人談法治嗎?」

 

陳教授非常認同,並表示「香港市民在現階段不要為自己一錘定音,在現階段如果想要公民提名,大家就要講真話,大聲講出來。」

 

「大律師公會對公民提名有他們的見解,但大律師公會同樣指民建聯的政改方案違反基本法,政府卻從來無提過在下一輪諮詢會把民建聯方案踢走。」鄭教授質疑,「這樣公道嗎?」

 

「大家在6.22全民投票要堅持表態!」陳教授借用2010年政改的經驗: 「當時中聯辦一直批評超級區議會方案違反基本法,但最後中央一樣接受。其實政府的應有責任,是回應市民的訴求,我會放長雙眼看,政府究竟準備如何回應支持公民提名的市民,對平等的追求。」

 

「我們一定會堅持真普聯的方案,我們這個方案是坊間唯一做過四次大規模的科學化調查的,證明有市民壓倒性的支持,政府如果不把真普聯的方案放入下一輪諮詢,徵求市民意見,那絕對是假諮詢,根本無意向市民交代。」鄭教授把這段說話,重複了不下一次,明顯地,他非常堅持推動真普聯的方案。

 

陳教授: 「我懇請大家想一想自己追求的信念是什麼,在6.22我們投票選擇的方案,未必一定是自己最支持的方案,但民主不是每一次都一定會選到完美的結果,但我們集結力量,共同表達我們的追求,才是這次投票最重要的事情。和平佔中亦向市民保證,政府在下一輪諮詢的時候,只要政府的方案符合國際標準,和平佔中會再讓市民有另一次選擇的機會。」

 

最後,鄭教授對泛民作出了一次語重心長的呼籲:

 

鄭教授: 「泛民在立法會選舉的得票一直過半,但這不是泛民表現出色,而是市民有雪亮的眼睛,有智慧地理解到香港需要有一個制衡政府的力量,因此市民是期望泛民這次在政改上,能夠承擔起制衡的作用。多一分團結,多一分力量,意見、理念作風可以不同,但到最後,如果無普選,壓下來的是篩選,可以如何呢? 我們只好抗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