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北京政府的評估

 

現在泛民主派之間的分歧,表面看來可能是一些人是支持公民提名方案,另一些支持提委會民主化方案。這些對特首選舉辦法的不同立場,看來是基於一些理念差異,因而難以調和。但若我們進深一層,可能發現真正原因並不單純在於方案的內容或理念,而是大家對北京政府在政改爭議上最終取態是甚麼,有不同的評估。

第一種評估是最悲觀的。他們是認為無論港人做甚麼,即使真的走到要公民抗命佔領中環那一步,也沒可能改變得到北京政府要篩選特首候選人的決定,故政改必會拉倒。第二種評估也同樣是悲觀的,但他們認為北京政府會以一些「假普選」來包裝特首選舉辦法,故他們是寧願政改拉倒的,以保留以後繼續抗爭的政治本錢。分別是,前者會無奈地接受政改拉倒,而後者可能會積極去推動拉倒政改。

基於此評估,他們自然會支持最理想的方案,也就是公民提名方案,沒有需要支持妥協的方案,也就是提委會民主化的方案。因為按他們的評估,北京政府雖然在現階段高調反對公民提名,令人產生錯覺她在將來是仍有機會妥協接受提委會民主化的方案,但無論是公民提名或提委會民主化都不會為北京政府所接受的。

第三種評估相對樂觀一些,相信當進行公民抗命佔領中環時,若能得到廣泛的群眾支持並國際社會的積極關注,北京政府有可能讓步給港人真普選的。但他們相信若不走到公民抗命那一步,是沒可能成功的。因此他們的焦點是準備佔中公民抗命的部份。也就是這個原因,他們不同意在此階段就提出提委會民主化的妥協方案,必會堅持公民提名方案。
第四種評估可能再樂觀一些,認為若能在此階段凝聚得到足夠的民意支持,並以公民抗命佔領中環行動為後着,及透過與北京政府進行談判,就可能迫使北京政府讓步。因此,他們的焦點是佔中凝聚民意及談判的部份。也是這個原因,他們當中一些人認為若能提出一些妥協方案,或是一些北京政府還未斷然拒絕的方案,會增加達成真普選的機會。
第五種評估可能介乎第三種與第四種之間,難以判斷在此階段凝聚民意及談判的工作能否成功迫使北京政府讓步,但覺得不妨一試看一看結果如何,再決定會否需要進行公民抗命。因公民提名的論點較簡單,較易凝聚民意支持,故他們在此階段也支持公民提名。
若大家此時的不同立場,並不必然是理念上的差異,而是各人對北京政府取態的不同評估,那麼大家之間的分歧,就不是那麼絕對了。理念的差異,如一些人是堅持公民的提名權必須是平等及直接的,但另一些人認為只要確保選民能有真正的選擇,而透過提委會民主化就能達到這目的,他們之間的分別會較難調和的。但若大家的分別只是基於一些政治情況的評估,就是北京政府的取態,這種差異就容易處理得多了。

不少人是參考了北京政府過去的表現,另一些人是以共產黨的本質,還有些人是根據新一代北京政府官員的背景,得出各自的結論。但大家所掌握的資料都極度不足,故對北京政府取態的評估都必然不那麼準確。這都涉及各人看歷史、政治及文化對北京政府及官員影響的不同判斷。相信沒有人有信心說他們對北京政府取態的判斷絕對準確。既然不能絕對準確,那麼大家之間在這方面的分歧也可以較容易取得共識,或能在多元進路下相互配合地共同推進實踐同一目標。

還有,可能連北京政府最高層的領導在此時此刻對香港的政改問題還未有定論。當然為了製造最有利於北京政府能主導最終決定的政治空間,在此階段北京政府先去把最不想見到的事情(如佔中)及方案(如公民提名)打壓,那是理所當然的。北京政府在此階段也必會致力搶奪輿論陣地以影響民意。

但政治博弈是互動的過程,北京政府最終的取態也必然受到香港社會內各個政治力量和普羅市民的立場、行動及態度所影響。既然北京政府的取態本身是動態的,故現在對其取態的判斷也必然是動態的。在形勢不斷變化下,大家對北京政府取態的評估也能會不斷改變。既會有可能改變,大家之間的分歧也會到了某一點就不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