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白皮書與全民投票 看政改前路

國務院選在這個時候發表一份了無新意的「一國兩制」白皮書,明顯是與香港越益炒熱的政改爭議有關。而在最近的一段時間,最關鍵的事件必就是「和平佔中」在 6月20至22日舉行的全民投票。無論親北京人士如何在這時候嘗試淡化全民投票的影響力,只有儍子才會相信北京及建制不看重全民投票的結果。

 

一旦和平佔中透過全民投票凝聚起強大的民意,即使不是所有投票的人都會佔領中環,但只要有一個百分比投票的人會參與最後的行動,那震撼力就已經會是很大。且人們一旦投了票支持和平佔中的立場,他們也變相地坐上了和平佔中這一艘「民主號」,即使他們現在還未決定會否參與佔領中環的公民抗命行動,但若事情繼續發展不去令他們進一步失望,他們最後也會選擇走出來的機會是不小的。以北京官員談判、鬥爭經驗如此豐富,這點他們怎會看不見?

 

在發表白皮書後,內中那種兇巴巴的用詞及內容,說「一國」為主導「兩制」為從屬、中央擁有香港全面的管治權、中央給香港多少權香港就有多少權等,不少港人原先也沒打算要參與投票,但現在也被激怒會出來投票。這可能會產生反後果,原先要為了打壓全民投票的白皮書,現卻反為全民投票煽風點。但我相信北京不可能不預見得到這樣的結果。

 

那麼北京為何在這時候還要發表這樣的一本白皮書呢?有人說北京想要嚇唬香港人不要對普選有幻想,北京必不會讓步,因此不要奢望 2017 特首選舉會沒有篩選的了,叫大部份認命和務實的港人知所進退,接受有篩選的一人一票,「袋咗落袋先算」。這可能是目的之一,但北京也當知道或許有港人會選擇認命,但從過去十多年的管治看到,越來越多港人是不甘認命的,在最後一刻之前,他們是不會對追求香港民主夢放棄的。和平佔中在過去一年多所喚醒、號召及凝聚起的,就是這些不願認命的港人,願為民主付出代價,即使每個人所要付出的未必是很大而各人也會有不同程度。但一旦累積起來,那能量也是不容忽視的。一得一失,互相對消,實難預見最終白皮書是會令少了人投票還是刺激更多人出來投票。這一點應是在北京的計算之中。

 

那北京選在這時發表白皮書還有甚麼目的呢?到現在為止,政改正式的五部曲還未開始,特區政府的方案可能要等至年底才會正式提出來。白皮書既沒有具體政改內容,也非完全不能容下真普選,我的評估是北京是要為下一階段政改談判劃下一條底線。「一國」是不可逾越的界線。香港的普選是不可以挑戰「一國」的主權地位。香港的高度自治權必須是由中央賦予,因此,香港不可能透過普選走向獨立自決。香港的管治者必須「愛國」,也就是不能做任何事損害國家利益,尤其是國家安全。北京也表明是會不惜代價守住這條底線的。

 

和平佔中搞全民投票,目的其實也是一樣,就是要為進入下一階段的政改談判劃下底線,就是普選特首的選舉辦法必須符合國際標準確保選民有真正的選擇。我們也表明會以公民抗命佔領中環來守護這條底線。公民提名是我們的開價,若這開價被政府接受,協議立即可以達成。但相信這機會不大,不過因有了這底線,只要政府提出的方案能符合國際標準讓選民有真正選擇,那我們會籌組第二次全民投票,讓選民在 6.22 方案與政府方案之間再作選擇。只要港人選擇政府方案,因我們已達目標,就會取消佔中。但若港人經兩次全民投票還是選擇公民提名,政府不可能不考慮那麼堅定及強烈的訴求,其實公民提名應也不會損及北京在 白皮書所劃出的政改底線。

 

在此階段談判雙方能各自劃下底線,已為下階段的政改談判劃出了一個「交易區域」(trading zone)。任何不超越雙方底線的方案,都有可能被雙方接受。這其實是更有利於雙方達成協議的機會。但在這交易區域內會選出哪一個方案,是更接近北京底線的方案,還是和平佔中底線的方案,就要看在下階級的談判過程中,各自的談判籌碼有多少、談判策略、組織部署等能否幫助己方爭取到最多。但無論如何,只要在交易區域內,達成協議的機會仍是大的。

 

這也看到白皮書的另一可能目的,就是北京想以此來挑釁香港一些爭取民主的人士,令他們沉不住氣,在今年的七一大遊行之後,採取激烈甚至是暴力的行動洩憤。和平佔中一直以來在香港社會能凝聚起相當數量及質量的支持,就是在於我們堅持的和平、理性、利他、自我犧牲的公民抗命精神。雖然和平佔中已一早公告今年七一不會進行公民抗命佔領中環,但一旦有其他人在七一自行進行暴力版本的佔中,也會削弱和平佔中的道德感召, 加強了社會對和平佔中的質疑,減少我們在下階段能有的談判籌碼。

 

因此,為了令爭取得到真普選的機會增加,我呼籲支持真普選的香港市民,在此關鍵時候,我們必須透過全民投票發出強烈及清楚的聲音讓北京看到我們的底線,但也要秉承和平佔中的精神,像在將來真的去到中環時,面對任何挑釁,也必須沉住氣忍 耐下去。堅定及忍耐就是我們最有力的「武器」。

 

2014年06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