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那狹窄的縫罅

 

由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主理的《2017年行政長官及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公眾諮詢報告》伴着,特首正式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報告,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確定2017年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是否須要修改。萬眾期待的政改第一部曲也終於啟動了。

 

兩份報告作為要準確滙報港人對普選行政長官訴求的文件,內容並不符期望。眾所周知,普選行政長官的爭議在於其提名安排,而提名的爭議在於公民提名是否能獲得採納。特首的報告只說有法律專業團體和其他社會人士指出公民提民不符合《基本法》的規定,卻沒有提及也有具份量的法律界人士及不少團體指公民提名能符合《基本法》。這是不準確、且是引導他人認為公民提名因不符《基本法》而不可取的。

 

此外,特首的報告只提到有不少香港市民認為普選行政長官的提名程序應包括公民提名,卻沒有說明數量達七十二萬人,也沒有提及在同一投票活動中,有相近數量的市民要求普選特首的選舉辦法必須讓選民有真正的選擇。

 

因此,這兩份報告,只能說是準確度不足、且在字裏行間帶有引導性甚或誤導性的文件。但幸好它們未至於明言否定公民提名及所有能讓選民有真正選擇的選舉辦法,故它們仍未足以啟動全面的佔中行動。

 

不過,我也同意政務司司長在出席立法會內務委員會特別會議的發言所說,政改現在最迫切的需要是要尋找一條相當狹窄的政治縫罅,讓各方能達成共識。我相信這一條縫罅不單是一條政治縫罅,也是一條法律縫罅。要讓普選特首的選舉辦法既可以符合《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相關解釋及決定,但又要能確保選民有真正的選擇,在法律層面或憲制設計上,雖未至於不可能,但能有的法律縫罅,也必是極之狹窄。

 

司長說要尋到狹窄的縫罅,就需要各方以務實的思維及包容的胸襟理性溝通。我是同意的。但我要加上兩點:一、各方還要運用極大的創意去找尋那政治及法律的縫罅,我們必須跳出一般的框框,以創新的思維去尋找突破點;二、要以時間去換取更大的空間進行有意義的對話。

 

按司長的發言,特區政府計劃於今年年底左右,就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的具體方案,展開公眾諮詢。特區政府並會爭取於2015年年初左右提交具體修改《基本法》相關附件的議案予立法會審議。在特首啟動政改的第一部曲後,若第二輪諮詢於今年年底12月才開始,而諮詢期是兩個月,具體建議仍可趕及於2015年3月交到立法會討論啟動政改第三部曲,只要立法會能於2014╱15年的立法年度完成議決的程序,那麼餘下的第四部曲(特首同意)及第五部曲(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應可以很快完成得到。接着也可以有足夠時間完成相關的本地立法,準備2017年的行政長官選舉。

 

換句話說,政改第二部曲由全國人大常委會確定要修改選舉辦法的決定,其實並不一定要如司長所說於8月就作出。若全國人大常委會把決定的時間推至10月,特區政府應還有足夠時間準備第二輪的諮詢。全國人大常委會若能把確定報告的時間推遲至10月,那就可以多兩個月時間對話。不要看輕那兩個月,全國人大常委會若能作出8月暫不作決定的決定,其實可以釋放相當的善意,表明中央也有渴望能找尋得到那狹窄的縫罅的誠意。

 

縫罅是關乎空間,而現在是要以時間去換取多一點兒的空間。當然我不是說多了兩個月,分歧就可以輕易化解得到,但那起碼讓各方多了一點迴旋的餘地,以爭取最大的機會開展對話,能最終尋得那狹窄的縫罅的機會便可增加。

 

而我期望在未來的日子,對話可以透過多層面進行。首先是政改三人組與「和平佔中」、泛民主派議員、學界及民間團體對話。泛民主派也可以與建制派對話。泛民主派亦可以與中央負責香港事務的官員開展對話。對話亦可以分階段,逐步進深。在不違背基本原則下,各方可以提出具體的建議以尋到那能突破政改紛爭的狹窄政治及法律縫罅。我再重申,要找到那狹窄的縫罅,我們需要誠意,更需要創意。

 

2014年7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