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歲

(圖:1987 年的戴耀廷。當時正當反公安條例修訂,我(戴)帶領遊行。那是我(戴)第一次的公民抗爭經驗。之後就不太多了,直至2013年。)

 

還記得自己二十歲時,想到三十歲的人,就覺得他們都是很老。到了自己三十多歲,去一位前輩五十歲生日宴時,感覺五十歲的人真的很老啊!但自己終於「入五」了,實在也感到自己的而且確突然間老了。不知什麼原因,這幾天腰骨出了問題,連走路也覺得痛,要用手撐着腰來走路,真的像極一個老人家。有一位沒有見一段時間的朋友最近見到我,說我老了很多。不得不說,我真的老了!

 

最近另一件事就是我的面書戶口突然被封了,最後唯有另開一個新戶口。因剛翻出一張自己二十多年前的舊照片,就把它定為新戶口的封面照。那是我在一九八七年帶領一次遊行在台上發言的照片。

 

那時的事件是殖民地政府向立法局提出修訂公安條例,其中引起最大爭議的條文是授權律政司可起訴任何人發布可能引起市民恐慌或擾亂公安的虛假新聞,不管發布者是蓄意或無惡意。當時立法局剛引入選舉,但仍有不少委任議員。即使面對民間強烈的反對聲音,而政府雖自知不應逆民意,但為了保着政府的權威,在政府強勢下,修訂草案仍強行在立法局通過。但兩年後,政府自行把條文撤銷。

 

當時學界也參與抗議的行動,那時因我是學界在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的代表,就帶領了當時的抗議行動。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後,我就再沒有站在社會運動最前線,直至二○一三年提出佔領中環,才在沒有心理準備下,再走到前線爭取香港的民主普選。看着相片中二十三歲的自己,不無唏噓。

 

一方面是感概自己經過了二十多年現在要重上前線,現在頭髮白了、人胖了,希望是多了一點由年月所累積起的智慧,繼續為建立起一個公義的香港而打拼。另一方面是感概雖經過二十多年,政府仍是那麼高傲,仍不願意去聆聽人民的聲音,繼續運用不公平的選舉制度所賦予的體制暴力去壓制人民的聲音。經過那麼多年,進步竟是少得那麼可憐。也是因這原因,才會經過了那麼多年,仍要走到前線繼續去爭取。

 

 

2014年7月26日

 


 

Tai Yiu Ting, 戴耀廷 facebook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