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有西施 自有東施

「和平佔中」在6月20至29日的民間全民投票凝聚了強大的民意,要求選民有真正選擇的普選特首選舉辦法。那就觸發了反對「和平佔中」的力量組成大聯盟,也搞「反暴力、反佔中、保和平、保普選」的簽名運動,是當權者在民意戰上「亡羊補牢」的一着。

 

民間全民投票有近80萬人投票,簽名運動的組織者也把目標定在80萬。民間全民投票原先只有3天投票時間,只因受黑客攻擊才被迫把投票時間延長。其實在首3 天,已經有70萬人投票。但看來簽名運動的組織者自己的信心也不太夠,把簽名的時間定為一個月那麼長。民間全民投票以手機號碼及身份證號碼來核實身份,以 防止重複投票,但簽名運動卻容許小孩、外傭及遊客簽名,也沒有嚴謹機制防止重複簽名。

 

民間全民投票設下街站,幫助市民在自己的手機或平板電腦上投票,但市民是自行輸入個人資料的。我們也設立非常嚴格的票站,市民出示其個人資料時,是在非常嚴 格保護私隱的安排下進行的。大聯盟也設大量街站,但卻完全沒有措施保障市民的私隱,要他們公開展示個人資料。參與民間全民投票,是完全自發的,但大聯盟卻 透過不少機構由上級向下級發放簽名表格,造成無形的壓力。民間全民投票的議案是可以讓市民表示棄權或反對的,但簽名運動就只讓市民表示支持。世有西施,自 有東施,孰美孰醜,自有公論。

 

但簽名運動更大問題是其提出的四點,內容不清,混淆視聽。他們說「保普選」,但卻不說清是現在政府所說的「袋住先」那種,即由中央篩選後才讓港人一人一票選 的那種「中國特色普選」,還是「和平佔中」所爭取的要讓選民有真正選擇的「國際標準普選」。他們把「反暴力」和「保和平」與「反佔中」連在一起,但「和平 佔中」從一開始就講清楚是和平非暴力的行動,簽名運動要誤導市民之心是昭然若揭。他們也把「和平佔中」與違法等同了,卻完全不提「和平佔中」提出的是公民 抗命,是一些人為了公義作出公開、有限度、非暴力的違法行為以喚起其他人對不民主制度的關注,與一般的違法行為在本質上有很大的分別。

 

若簽名運動的組織者甚至是簽名支持的官員是不知這分別,那他們的政治認知是不合格的,因現在連中學生也懂得這分別。若他們是明知這些分別,但仍要作出誤導性 的論述,那就更嚴重是政治誠信出現問題。這種手段只讓人覺得香港已變成了秦二世當道,趙高指鹿為馬的世代,再不是我們所認識的香港了。

 

簽名運動的目標是明顯的,是希望製造另外的民意,去把「和平佔中」搞的民間全民投票的民意平衡掉。不說他們那種東施效顰、指鹿為馬式的民意收集方法只能為當 權者製造出民意的假象,但即使真的有不少人是真心反對「和平佔中」,那也不可能抹煞民間全民投票那80萬人投票的結果。面對政改的困局,那不是鬥人多的遊 戲,因方案能否通過,是要有三分二立法會議員的支持才可以。

 

當權者一直以來的如意算盤是給港人「中國特色的普選」,然後威脅泛民議員接受,不然就把否決普選的責任推給他們。製造「袋住先」的民意就是要達到這目的。但我們是一早就察覺到他們這樣的策略,故才推動民間全民投票。

 

有了民間全民投票的70萬票支持立法會否決不能讓選民有真正選擇的「中國特色普選」,泛民議員已有了明確的公民授權,再不需要害怕要承擔起否決普選的政治責 任,因這起碼反映了相當數量市民的意願。而實際上,泛民議員也已被這議案綑綁在一起,除非有泛民議員想政治自殺,不然他們是不可能轉軚去支持「中國特色普 選」的方案。更重要的是,那些投了票明確支持「和平佔中」的市民,只要有1%多一點會參與最終的公民抗命佔領中環行動,那就已能達到「和平佔中」萬人佔中 的計劃。若當權者以為製造一些民意反「和平佔中」,就能把那70多萬人的投票視若不見,或是以收集到的簽名作對沖,那無異是「掩耳盜鈴」的愚人所為。

 

當權者現在最重要做的,不是再顧着亡羊補牢,更不要搞甚麼「東施效顰」、「指鹿為馬」的小動作,更不要繼續「掩耳盜鈴」了,而是必須認真看待那70多萬人要 求有「國際標準普選」的意願,尋找林鄭司長所說的那狹窄的罅縫,提出這70萬多人有機會接受的方案,以達成大部份人都可以接受的共識。

 

至於支持真普選的市民,我們必須抱着「眾箭難斷」及「破釜沉舟」的決心,但又要「靈巧像蛇、純良如鴿子」,同心繼續為香港爭取真普選打拼。

 

 

2014年07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