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林鄭月娥司長的公開信

尊敬的林鄭月娥司長:

 

雖然日前曾與你在政府總部會面,但因時間緊促,有些觀點未能說清,故仍希望透過這封公開信向你進一步解說「和平佔中」的立場。再者,政改涉及全港福祉,而無可置疑,「和平佔中」是左右政改發展的重要民間力量,我亦希望透過此公開信向公眾說明現在政改面對的危機所在。

 

日前你在《華爾街日報》撰文提到關於香港政改的幾點觀察。你第一點提到1984年簽訂的《中英聯合聲明》並無提及普選,普選是載於1990年頒布的 《基本法》內。你並指出1990年的時候,香港的立法局是沒有一個直選議席的;之後你再說在香港1997年回歸後,每一屆的立法會及行政長官的選舉都是更 民主的,並以此論證北京政府是信守讓香港有更大民主的承諾。

 

不過,我必須向你指出一點,在1990年之前,就是在《基本法》起草期間,1987 年香港曾經進行過一輪非常重要的政制改革檢討,當時的爭議就是關乎1988年的立法局選舉是否應該加入地區直選議席。當時我是大專學生的領袖,親身參與爭 取八八直選的社會運動,而你當時應也已加入政府工作,但或許這不是你當時的工作範圍,故你似乎是完全忘記了當時的爭議。

 

其實,那時候的爭議 與現在相當近似,香港政府在北京政府的大力反對下,最後以一輪經政府嚴格操控的政改諮詢後,在明顯支持八八直選的民間聲音下,還是強行擱置於1988年在立法局引入地區直選議席,而要延至《基本法》公布後的1991年,才第一次在立法局引入地區直選議席。

 

我指出這點,是希望你能明白香港的民主發展雖如你所說是北京政府的憲制權力範圍之內,但港人對民主的渴求也早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已萌芽,在八十年代開始成長,經歷過渡時期的繼續發展成熟,到了主權回歸後,港人已是急切期待盡早落實全面的普選。

 

香港民主發展的時間表並不可以那麼簡單地以1997年後的發展步伐來理解的,不然那必然是對香港民主發展進程的嚴重誤判,以致會作出錯誤的政治決定。我誠懇希望也相信你不會犯上以上的錯誤。

 

你文章的另一重點是指有些人因認為2017年的選舉辦法是終極的,故採取「只爭朝夕」(now or never)或「孤注一擲」(all or nothing)的態度。

 

你提出香港的選舉制度在2017年後是可以繼續改進的。我相信這說法與你最近不斷推銷的「袋住先」策略是一脈相承的。但我必須向你提出兩點,一點是關乎法律的,一點是關乎政治的。

 

法律上,《基本法》第45條明確是說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是最終的目標。而全國人大常委會於2007年的決定中是說2017年的行政長官可由普選產生。所有的憲制文件都是表明2017年實行的行政長官選舉辦法必須已經符合普選的要求,而這不只是港人可以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同時間也必須確保公民的參選權不可以受到不合理限制,我相信這一點司長應是明白也認同的。

 

當然有了符合普選要求的選舉辦法,不代表以後不可以進一步改進,但重點是2017年的行政長官選舉辦法就已經是普選,而不是半普選、類普選、甚或假普選。政治上,在6月 由「和平佔中」所舉行的「民間全民投票」的其中一個議案,得到七十萬名選民支持,就是政府的方案,若不能符合國際標準讓選民有真正選擇,立法會就應否決。「讓選民有真正的選擇」其實只是「公民的參選權不受不合理限制」的更清楚論述。

 

即使這七十萬人不能代表所有港人,但這議案的結果已製造了一個政治現實,立法會內的泛民主派議員是不可能支持一個未能符合這要求的方案,他們已有了明確的公民授權,他們是不可能背離的,不然那是政治自殺。

 

司長若明白了這點,就知道這要求是你所說的政治罅縫的牆壁,而不可能是那政治罅縫的狹窄空間。

 

若你繼續去講你的「袋住先」方案,你就肯定會碰壁。這在會面中我已向你多次提及,但看來你對此看法卻不置可否,只是勸「和平佔中」結束行動。我相信你若仍是持着這種想法,那是對政治現實掌握不足,必會導致你作出錯誤的決定。

 

之前你曾說過現在政改的最大挑戰是尋找一條相當狹窄的政治罅縫,讓各方能達成共識。在你的文章中,你呼籲立法會議員要展示政治勇氣及以務實的態度去 實現你所說的那種「袋住先」方案。但在會面中,我已向你指出,其實特區政府包括特首及司長才是有着憲制責任,去展示足夠的政治勇氣及決心,運 用政治智慧及技巧去找出那一條狹窄的政治罅縫,化解此次政治危機。

 

共識不是少數服從多數,而是要爭取得到大多數人都可以接受的解決方法。

 

但從會面中,我多次希望司長你能解說你有什麼具體方法來履行你的憲制責任在政改上達成共識,但你都迴避了問題。這只能令我覺得你還未有具體想法,或是你要等候北京政府的最後指示,或是你本人也沒有這份政治承擔,那的而且確令我感到失望。

 

我與大多數港人一樣,一直非常欣賞司長多年來在公務上所展 示的承擔及能力,但不知是否因政改並非司長的專長,或是你有着太多政治掣肘,令你難以盡展所長。在會面中,我也多次表示我個人是非常願意幫助司長去化解這 次由政改所引發的政治危機,令「佔中」最終不用出現,但條件當然是必須承認有相當數量市民是要求有能符合國際標準的方案,且當中也會有相當多人甚至會為此 而進行公民抗命的。但看來在此階段,司長對我所展示的善意興趣不大。但若在日後司長在收到清晰的指示,有了空間及願意認真去尋找那條政治罅縫,我仍是願意 為你提供需要的協助的

 

敬祝工作順利、身體健康。

戴耀廷

 

 

2014年8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