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太多公民抗命,是太多公民認命

 

今天參加警察總部外的集會,是要向7月2日凌晨「預演佔中」的朋友致敬,感謝他們為了爭取民主、為了帶給香港希望而作出犧牲。也感謝他們示範了甚麽是非暴力的公民抗命。

 

許多人看到公民抗命是一種抵抗、是一種對秩序的干擾甚至癱瘓。但其實公民抗命的最大力量是「自我犧牲」。而這種精神只有以和平非暴力的抗爭手法,和自願承受法律責任,才能展現出來。

 

在一個指鹿為馬的反佔中運動如火如荼在進行時,7月2日的行動有力說明甚麽是和平的公民抗命。反佔中運動是指鹿為馬,因為它將和平說成是暴力,把「保篩選」說成是「保普選」。其實和平佔中並不是甚麽脅迫,它只是弱者最後一道自我保衛的武器。我們要保衛的,是黑與白、是與非、真與偽的界線。篩選便是篩選,不是普選。

 

人民要走到公民抗命這一步,是因為政府拒絕聆聽。你看政府是如何回應幾十萬人參與的七一遊行?他們拘捕五位遊行組織者!人們佔領政總要求發牌給香港電視,政府充耳不聞!社會行動不斷升級,就是反映政府愈來愈閉塞。

 

面對這個麻木不仁的政府,香港不是有太多公民抗命,而是有太多公民認命!獨裁者權力所以無遠弗屆,是有太多人因為利益或恐懼而保持沉默,甚至和權力合作。

 

感謝511位在7月2日抗命的朋友。你告訢我們,只能依靠良知和勇氣對抗這個荒唐的時代。而在那個晚上,你讓我們看見良知和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