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普選危害國家安全

 

假普選危害國家安全
蘋果日報 | 2014年08月19日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說明了中央政府對香港實行普選的底線,就是普選是關乎國家安全。在一國兩制下,中央政府關注香港內部事務須保障國家安全,因主權在於中央並中央政府是負責香港的國防及外交事務,這是合理的,甚至是理所當然的。但問題是普選特首選舉辦法如何會與國家安全拉上關係呢?要答這問題,就先要解釋甚麼是國家安全。

 

用常識的角度去理解,一個國家包括其土地、政府、人民及自主地管治的權力。那麼要保障國家安全,那就是要保護國家的四個層面不受到來自外國或內部的威脅,而這些威脅理應是真實存在及逼切的。而《基本法》其實已為國家安全給了法律上的定義,那就是二十三條的規定。威脅國家安全的行為就是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按這些理解,我們會問特首是經過一個無篩選提名的選舉辦法由港人一人一票選出,如何會威脅到國家安全呢?

 

不論泛民主派候選人能成為特首候選人但未必會當選,但即使真的由泛民主派候選人當選成為特首,他又如何能威脅得到國家安全呢?無論由誰來當特首,他也只能按着《基本法》的規定行使權力,而特首只負責香港的內部事務,而中央政府是保留着國防及外交的權力,權力界線清楚,特首根本不能在其職務範圍內做任何事威脅國家安全。若特首超出了其職權範圍,即使沒有做任何威脅國家安全的事,只要有充份證據,中央政府也可把他罷免,更不要說他做了一些威脅國家安全的事,因那必然是超出了他的職權範圍,是違反《基本法》的規定的。我也不相信港人會支持這樣的一個特首。

 

或許這說法未能令中央政府安心,國家安全的而且確是非常重要的考慮,而在普選問題上必須顧及這方面的憂慮,但問題是怎樣才能為國家安全提供最大的保障。中央政府現在的想法可能是透過掌控提名特首候選人的過程,把所有有可能是抗拒中央政府的人篩走不能成為候選人。而具體的操作是要限制提名委員會的組成,主要由中央政府能有極大影響力的界別及組織選出,並以提委會二分一以上投票通過為提名程序的規則。

 

之後我再從操作角度去評論這安排,但單從這決定所會帶來的政治後果,我會說這反會製造更大機會令危害國家安全的威脅出現。如上所述,即使讓泛民主派的人來做特首,那不會構成巨大及即時的國家安全威脅,因中央政府有着一切法定的機制及理據防止這特首僭越。反是否決了真正的普選以篩選代替,那必會在香港引爆極大的抗爭情緒。也不說佔中會產生多大的社會震撼了,假設佔中可以很快被處理了,但那不代表社會的失望、抗爭情緒會消失掉,而這種負面社會情緒是提供了最好的土壤讓外國勢力去利用來培植反對中國的力量。

 

但反過來說,若中央政府能展示對港人的信任,讓普選特首的選舉辦法符合國際標準,那必會令多年難以達到的人心回歸,在這情況下達成得到。若港人真心支持中央政府在香港行使主權,首先他們不會投票支持一個會威脅國家安全的人做特首,即使這普選出來的特首將來做一些僭越之事而導致中央政府要罷免他,港人也只會站在中央政府一方。這樣的社會氣氛也難以被外國勢力或政治投機分子利用得到去威脅國家安全。

 

再退一步,即使中央政府真的堅持要設立一些制度在提名的過程中確保不會有威脅國家安全的人做候選人,那也不一定要用提委會二分一以上投票通過的提名程序。這方法其實操作是相當複雜的。首先要在提委會的選舉過程中投入大量的資源,以確保起碼有一半以上選出來的提委是中央政府可以有機會影響得到投票取向的人。跟着就是到了提委會投票的過程中,要有確實的方法令這一半以上的提委真的會按中央政府的指示或意向投票選候選人。兩個部份都要確保不出錯,以致不會有不恰當的人選走漏而成功成為候選人,風險仍是不小的。簡單來說,這是一個笨方法。

 

其實要防止威脅國家安全的人成為候選人,已有人提出了一些更聰明及更有效率的方法。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教授建議引入品格審查的制度,以保證候選人品格操守。審查是沿用目前高官及問責官員的品格審查機制。早在今年五月全國政協常委胡定旭先生曾建議提委會設「反對機制」,規定如有百分之三十委員提出反對某參選人參選,而又獲得百分之六十委員通過,該參選人必須退出。

 

有份參與跨黨派聯署呼籲各方營造平心靜氣商談的社會氣氛的馮可強先生,最近也提出相類似的「否決機制」。他建議如三成提委會成員質疑獲足夠提名票數的某個參選人曾經勾結外國勢力,意圖對抗中央,可聯署要求召開提委會特別會議公開聆訊,要求該參選人解釋其立場和回答疑問。如果提委會大多數委員接受其解釋,可容許該人繼續保留在候選人名單內,否則過半數提委會成員可投票否決其候選人資格。

 

沿着這方向去進一步討論,加入更強的公平程序的安排,我相信能找到一個可充份照顧到中央政府對國家安全的關注,但又能夠符合國際標準讓選民有真正選擇的普選特首選舉辦法,並能達成共識為各界接受,機會仍是很大的。問題是香港是需要多一點時間、信任及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