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的道理就是追求公義

佔中的道理就是追求公義

蘋果日報 | 2014年08月26日

 

 

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在會見各界人士後,提出了近期中央官員對香港政改最強硬的觀點。他說:「香港某些人提出的觀點背後,其實貫穿着一個簡單的邏輯,這就是要求允許與中央對抗的人能夠通過普選擔任行政長官,按照香港《基本法》的規定做不到,就要求在《基本法》之外另搞一套所謂的普選辦法,如果不答應他們的要求,就不是『真普選』、不符合所謂的『國際標準』,就要『佔領中環』、搞公民抗命。」他質問:「天底下哪有這個道理?」

 

李飛主任這番言論,其實貫穿着一個立足點薄弱的邏輯,這就是要把中央所不能絕對信任的人排除於行政長官的選舉。從來爭取在香港落實民主普選的港人,都沒有要與中央對抗,也不是要求某一派別的人能參選或當選掌權,而只是要求有一個公平公正的選舉制度,讓當選的普選行政長官能有足夠的公信力,帶領香港解決各方面的深層次矛盾,走出管治困境。

 

中央為達這目的,就要在《基本法》的規定上,加入眾多限制。民間全民投票的而且確是提出了有公民提名的普選特首選舉辦法,但中央一直以來都只是「一錘定音」地說它違反《基本法》,卻從來沒有提出一個令人信服的法律理據。即使公民提名不被接受,民間全民投票還要求普選特首的選舉辦法須符合國際標準讓選民有真正的選擇。在公民提名和國際標準之間,罅縫雖然是非常狹窄,但仍是存在空間的。和平佔中一直的立場是只有當一個方案是不符合國際標準,才會發動佔領中環的公民抗命行動。現在反過來是中央想提出一個有篩選的行政長官選舉辦法逼港人認命接受,若被否決就把責任推卸給泛民主派。

 

李飛主任質問:「天底下哪有這個道理?」我會回答說:「這就是追求公義的道理」我也反問:「人民追求平等的政治權利卻被誣陷為搞動亂,天底下哪有這個道理?」或許李飛主任會回應說:「就是有強權無公理。」

 

李飛主任也對佔中提出了最嚴厲的批評。他所理解的佔領中環是:「策動大規模違法活動,癱瘓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損害香港的繁榮穩定。」他說:「如果因為有些人威脅發動激進違法活動,就屈服,那只會換來更多、更大的違法活動。如果這樣,香港將永無寧日,國家將永無寧日。」他更說即使這會帶來災難性的影響,中央也會要以最大的決心和勇氣,果斷地決策,作出歷史性的抉擇。

 

我只能說李飛主任完全錯誤理解了和平佔中的本質。我用一個比喻。有一座大樓在半夜發生了火警,當眾人都在發他們的美夢而不知危機已臨時,有人驚覺發現了,就鳴鑼響鐘地叫醒大家。但負責的看更不去救火,卻指摘發警號的人製造恐慌和混亂,打擾了大家的美夢。在火已越燒越烈的當下,他卻去動員其他住客反對那些發警號的人,更揚言會堅決去制止他們繼續鳴鑼響鐘。

 

即使真能令這些發警號的人停止了不去鳴鑼響鐘,大家可以再回去睡覺發其春秋大夢,但那火仍是在燒着。有人會說那是危言聳聽,因那火還未燒到自己所住的地方,一切看來還是很安全,但那鑼聲鐘聲卻實實在在地擾人清夢。

 

真正的問題不是那些鑼聲鐘聲,而是那場火。沒有人發警號,火仍在。那吵耳的鑼聲鐘聲會出現,只是因有火警,那才是問題的根源。那些鳴鑼響鐘的人,不是要製造動亂,雖然他們發出的鑼聲鐘聲的而且確是很吵耳,但他們只是警醒地發現了火,並願意不是自己逃命,而是要向所有住客發出警號。可笑的是那最大的決心和勇氣,及果斷地決策,不是去對付那場火,而是去對付發現火警發出警號的人。我不禁也要問:「天底下哪有這個道理?」

 

若一個國家沒有一些人願意甘冒犧牲自己的權益,為整個社會及國家守望,而只是唯唯諾諾,說一些領導人喜歡聽的說話,這社會及這國家,還能有安寧的日子嗎?還能有希望嗎?有的,也只是掩耳盜鈴式及建造在沙堆上的和諧。我對中央政府的官員是有很高的期望的,我不相信他們就只有這樣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