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心

副刊時代 | 法政隨筆
決心
Ming Pao Daily News | 2014-09-13

 

與四十多位朋友一起把所有頭髮剃光,是因為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實在是太不合理,令特首選舉完全沒有機會符合國際標準。有人問剃頭對抗議中央打壓真普選有什麼用,這頂多只是一種行為藝術。頭髮是自己的,又能長回來,能給政府什麼壓力?

 

我們剃頭,對象並不是政府。若八十萬人用民間全民投票表達的意見也不聽,政府又怎會重視幾十人剃頭。剃頭行動的對象實是全港市民,我們要向大家表明,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已把渴求民主的港人迫至絕路,剃光了頭髮,我們已是「剃無可剃」,也就是「退無可退」。

 

原先我們還期望人大常委會會留下足夠空間,讓各方在跟着的幾個月商討,以尋求共識。在過程中,為了達成共識,我們是準備作出讓步的,但條件是最終的方案能確保選民有真正選擇。但在人大常委會全面「落閘」後,我們實是「退無可退」,只能否決所有按此決定而制定的方案。

 

但我們更要向所有港人展示我們爭取普選的決心。決心是什麼?決心是你願意放下一些重要東西,為了要得着另一些更重要的東西。

 

所放下的,不可以是價值很低的東西,不然意義就不大。所放下的,對那人價值愈高,就表示他對要得那更重要的東西,決心是愈大。

 

中國人說「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毁傷」。剃頭對中國人來說是重大的。但有人會說,現代人根本不信這套,故剃頭並不是什麼一回事,所以即使有決心,這決心 也不算大。可能現代人真的不會如古語所說,珍視頭髮因是來自父母,但現代人非常重視外表儀容,光頭的樣子肯定不會太好看,故剃頭對他們來說也算是付出了不 小的代價。

 

剃頭行動更重要的目的是要向所有同是支持民主普選的港人發出呼召:若大家也希望得着民主普選,你能否也放下一些你所重視的東西, 不一定是剃頭,去展示你對爭取民主的決心。決心更可一步一步遞升,到了佔中那一天,所要放下的,就是我們的自由。自由當然比頭髮重要更多,那表示我們爭取 民主的決心是更大了。

 

你準備為香港的民主放下什麼來顯明你的決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