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觀的力量

 

圍觀的力量

Ming Pao Daily News | 2014-09-23

 

人大常委會對普選落閘,市民譴責北京失信、拒絕指鹿為馬而進行公民抗命,是一種尊嚴的表達。本是簡單直接的事情,卻要在這個功利的社會解釋其「實效」何在。有些建制中人,還帶着強暴者的語氣質問:「反抗有什麼用?呼叫有人聽到嗎?」單是看見這些嘴臉,就明白到不進行抗命,這社會很快便被這群强權的附庸所蠶食。

 

公民抗命(或公民不合作)是指公民主動拒絕遵守不合理的法律、要求或命令,而不訴諸暴力。這概念最早是由亨利梭羅在1848 年提出,認為人們面對政府行事不公時,可採取不支持、甚至抵制的方法。梭羅本人就曾以拒絕交稅來抗議美國奴隸制度及與墨西哥的不義之戰,並且欣然下獄以喚醒民眾對奴隸制的反思。因此,公民抗命與一般違法行為有3 方面分別:為了公義而非私利、堅持非暴力、主動承受刑責。公民抗命不是要挑戰法治,它是要達至更公義的法律或制度。

 

梭羅以違法來挑戰一個不公義的(奴隸)制度,但違反的法律未必與不義的制度直接相關。他是透過承受刑責這種自我犧牲來引發社會的關注。甘地的公民不服從運動則直截了當:反對不公義的法律、違反該法律、然後承擔其後果。不過甘地認為沒有人能徹底了解真理,故不應以暴力強迫他人改變信念。暴力激化的偏見與恐懼,反而會強化壓迫者的力量。

 

他相信民眾以安靜而莊嚴的態度面對苦難,必然能夠喚起壓迫者的良心和旁觀者的支持。

 

馬丁路德金在美國對抗種族歧視時,正值一位黑人女士拒絕在巴士上讓座給一位白人男士而被捕。於是他發起抵制巴士運動,呼籲黑人徒步上班。由於此舉觸犯當地法律,又令到巴士公司經濟損失甚至影響司機生計,因此馬丁路德金被指為損害經濟、破壞法治與社會和諧。他回應說:這裏從來沒有真正的和諧。有的只是以強權維繫的表面秩序。真正的和諧不單是沒有矛盾衝突,而是要讓公義彰顯。

 

馬丁路德金經常提醒抗爭者要贏取對手的理解和尊重,因為運動最終是要帶來一個寬容和關愛的社會。他勸勉大家受苦而不報復、以愛戰勝恨。抗命過程不單要避免肢體衝突,更要避免內心的怨恨。他要求抗爭者簽下一份意向書,裏面包括10 項承諾,譬如言行必須體現愛心、尋求公義與和解而非只為了壓倒對方、祈求上主使用自己為所有人爭取自由等等。即使如此,馬丁路德金仍然面對許多誤解和攻擊,他慨嘆最大的悲劇不是壞人的殘暴,而是好人的沉默。許多中產都說支持他爭取的目標卻反對他的手段,但這些人從來沒有提出更好的辦法。

 

面對不公義,即使一個公民都可抗命

在香港,同樣有人說支持佔中的市民不足三成,應該取消行動。他們忘記了佔中運動不是政府,它不需要社會有共識才開始行動。就好像工人要維護他們的權益而罷工時,毋須先得到社會大多數人同意。相反,有時是開展罷工以後,才能得到社會多數人的支持。特別當爭議的問題涉及侵犯公民一些基本權利,即使大多數人贊成這樣的政策或法律,都可以是「多數人的暴政」。譬如3 個人玩「包剪鎚」,規定其中一人只准出包。那怕其他兩人都贊成,被不公平對待的一方即使是少數,亦可抗爭到底,拉倒這個不合理遊戲規則。馬丁路德金說,當年只有5%的黑人支持他用公民抗命的方式爭取黑人的平等權利,但這少數卻願承擔歷史的重任,將監獄坐滿,結果改變了其他人的想法。因此,面對不公義制度,即使一個公民,都可以抗命。

 

合法聲援佔中4件事

我們要尊重少數人表達意見的自由,就好像500 人在8.17 進行「反佔中跑步」,即使阻礙了其他人使用道路,只要其訴求與造成的干擾「合乎比例」,大家都要尊重這種公民權利。

又譬如立法會有關政制改革議案必須得到三分之二通過(即是讓少數人有否決權),是因為這涉及到最基本的權利,不像一些房屋或教育政策,可以用少數服從多數來決定。何况一直以來,有六成市民在民調與立法會選舉投票中都支持民主普選。《南華早報》最新民調更顯示有近半市民認為要否決人大框架下的政改方案,贊成「袋往先」的只有四成。以佔中反對假普選,只要是和平進行,社會人士應予尊重。

其實很多市民都嚮往民主自由,只是未能承受公民抗命的代價,而他們卻不曉得「圍觀的力量」有多大。在即將發生的佔領中環行動中,可能有以千計市民在中環堵路抗議,他們當中有宗教領袖、立法會議員、教授、律師、醫生、社工、勞工、婦女、退休人士等,將一同經歷一個抗命的洗禮。但要佔中產生巨大的影響力,還需有萬計的市民到中環用合法的方式聲援。這些圍觀者最少可以在路邊做下列4件事情:

1. 加油打氣(可以跟着佔中司令台叫口號、教會詩歌班可到現場獻唱。)

2. 物資流轉(可為示威者送水和乾糧、帶走示威者的垃圾。)

3. 監察警方(監視警員有否使用不當的暴力。假如警員只是正常執行職務,懇請圍觀者勿謾罵侮辱。市民可考慮向警員獻花。)

4. 信息傳播(用手機拍下現場情况,傳送至社交網站,讓全世界見證這場爭取民主的公民抗命。)

 

香港有許多大型示威活動的經驗,亦試過10多萬人佔領政總而沒有出現混亂,因為香港絕大部分人是愛好和平的。要譴責政府失信、要向假普選說不、要佔中和平有尊嚴地進行,要靠大量市民聲援,圍觀改變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