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種萌芽栽種


撒種萌芽栽種

2014年10月23日|蘋果日報

 

雨傘運動發展至今,其規模是遠超所有人的想像,但也因此,其未來的發展亦變得難以預知。現在這時候可能還未成熟至可對雨傘運動作一次有意義的全面評估,但一些初步的反思應還是可以作的。這一方面可讓我們了解它的前因,另一方面可對其後果作有導向性的估算。

 

雨傘運動源起於學生為反對人大常委會8.31決定而進行的罷課行動,及和平佔中提早啟動佔領中環行動以支援學生。但無論是佔中或罷課行動都是這階段的民主運動的其中一環,而佔領中環行動在雨傘運動啟動前,應是香港民主運動最重要的一步,而罷課行動主要是配合佔中原定於十月一日的行動。這階段的民主運動是爭取一七年特首由真正的普選產生,是承繼過去三十年香港的民主運動,也是以後的民主運動的一個里程碑。

 

綜觀來說,和平佔中在啟動佔中前,對當前香港民主運動最大的作用,是在香港社會撒下了民主普選及愛與和平的種子。在過去近二十個月的時間,透過不斷地去到香港社會不同群體分享介紹公民抗命的理念,籌辦三輪幾十場的商討會議,進行了多次的非暴力演練,及以民間全民投票選出方案,民主普選及愛與和平的種子已廣植於香港社會的政治土壤中。

 

但讓種子發芽,卻未必是和平佔中宣佈佔領中環行動正式啟動那一刻,實是警察向和平示威者發放催淚彈的那一刻。當港人看見一個非民主普選產生的政府,竟然向手無寸鐵的和平示威者使用催淚彈,他們對政府僅存的信任消失殆盡,而已種下的民主普選及愛與和平的種子,就掌握了時機破苞萌芽,並展現出強大的生命力,終創造了雨傘運動的奇蹟。成千上萬港人走上街頭,以非暴力的方式,遮擋胡椒噴霧和催淚彈,更堅定地留守街頭。由和平佔中、罷課行動、佔領中環行動到雨傘運動,公民覺醒肯定已取得了極大成果。一些過去不關心政治的市民都受感召而走上街頭。

 

在雨傘廣場上,我們更見到佔領者們展現不少的民主素質如寬容、商討、信任等。這些素質仍有待進一步栽培,讓民主的素質能在香港的政治土壤生根和茁壯成長。他們也不應只在雨傘廣場上見到,更應廣植於香港的每一個角落。也有些已生出來的民主芽苗,仍是相當幼嫩脆弱,若不讓他們移植至好的土壤,這些幼苗可能經不起風吹雨打或缺乏營養而枯死。

 

因此,為了香港民主的長遠發展,雨傘運動必須跳出雨傘廣場,並小心把這些民主芽苗移植到遍佈於香港不同角落的栽培田,讓他們能繼續生根成長。到一天,這些幼苗當能長得健壯,甚或開花結果。因此,現在我們就要為這做好準備。

 

佔領行動不可能無了期進行,或是訴求得滿足而成功結束,或是被清場,或是自行結束,或是自然消散,佔領的日子必會有完結的一天。我們必須想清楚,無論是那一種結束方式,我們都要盡一切努力去保守今次透過雨傘運動而萌生的民主芽苗。

 

香港民主運動未必可以透過一次大型的佔領行動就爭取得到我們三十年工作也達不到的目標,故在佔領行動後,民主運動必須有後繼的其他行動,去延續我們和平非暴力的抗爭,以達成最終的目標。在接續的抗命時代,後續的行動重點應是如何讓民主意識已在他們心中萌芽的年輕一代,將民主的價值透過他們帶到香港不同角落的社區,並讓他們能直接參與建構社區的民主程序,把社區變成了民主的栽培田,使自己心中的民主芽苗有機會在移植至好土中,就能茁壯成長起來。

 

具體方法仍有待各方建議、商討及實踐,但由撒種到萌芽,當前急務就是要確保民主芽苗的栽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