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公義

 

發展局局長陳茂波說他是本着一節聖經經文「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之心」去服務市民。但甚麼是「行公義」呢?聖經是說要「行公義」, 「公義」不是掛在口邊說的,而是要「行」出來的。同是基督徒的林慧思老師,我們見到的就是她不把「公義」說完又說,或說了就算「行」了,而是真的「行」出來,甚至因而受到各方指摘。

林老師並非法輪功信徒,但當她看到青關會的人無理地以橫額遮擋法輪功的攤位,干擾法輪功信徒們行使和平集會及言論自由的權利,但現場警察卻沒有履行法律責任去保障法輪功信徒的權利,她仗義執言質疑現場警察的做法,那才是真正的「行公義」。

「行公義」是在見到社會有不公義的事,有人受到不公平的對待時,為這些受不公義對待的人站出來發聲,雖然自己要為此而付出代價。有些人以林老師用了粗言就嘗試去抹殺她所做的,那實在是把問題的焦點轉移了。「仗義每多屠狗輩」,更何况林老師只是說了句粗言,現在加諸她身上的攻擊,實在是完全不合乎比例。

「行公義」從來都是為了保障社會的弱勢社群,手執公權和有組織及合法武力的,責任是用他們的權力去實踐公義,而不是去指摘「行公義」的人。我只想問那些批評林老師的人,他們有多少人有勇氣在這樣的處境下,仍敢站出來為一些受不公義對待的陌生人發聲?我們是否希望我們的孩子們可能是不發一句粗言,但卻是怯懦或是漠視不公呢?還是希望他們有着勇智去「行公義」呢?

若社會的不公義是制度性的,如制度上把人分成不同等級,有些人可享有更多的基本權利,另一些人卻不享這些權利,那麼「行公義」就不能只是在個別的不公義事件中為受屈的人發聲,而要以行動去改變這不公義的制度。香港社會的不公義很多都是制度性的,我們實在需要更多人能像林老師般,是去把「公義」「行」出來,而不只是把「公義」放在口邊,即使說話講得是如何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