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力有限 政爭無限

警力有限 政爭無限

蘋果日報 | 2014年12月1日

 

自警方成功在旺角清場後,港人抗爭的模式又再「升級」,但不再是與警方硬碰硬,而是以購物行街為由,在旺角的各條街道不斷遊走。警方為怕這些流動人群會突然轉化為佔領街道的隊伍,惟有亦步亦趨,隨着流動的人群,把守着各個路口,以防人群走出馬路,甚至有時候要禁止人們過馬路。只要人數眾多及不作任何涉及暴力的行為,各人所面對的風險不大。人群一時叫口號,一時唱歌,又不斷戲弄警方,大有快樂抗爭的氣氛,也讓大家對警方最近濫用武力的怨憤,出了啖烏氣。面對此,使用武力也難解決問題,警方只能不斷派員到這些「高危地區」守着,疲於奔命。

 

這足以顯示港人的「醒目」本質及無限創意。既然警方手上有警棍,與警察硬碰沒有着數,那就來一招「如水流動」的抗爭,令警方力沒觸處,無從發力,只能乾耗。抗爭的方式不斷變種,令警方也難以作任何事先的部署,只能隨機應對,大大增加現場警員的心理壓力。

 

其實自九月二十八日發放第一枚催淚彈開始,接着在多次堵路的衝突,到現在要面對「流動佔領」,警方是被推上了政爭的最前線,用警權及警力去處理政治的問題。誠然如一些資深警員所說,警察在長期工作及不斷被市民辱罵下,情緒上的而且確是到了崩潰的臨界點。不然不會出現「暗角打鑊」、「指控記者搶槍」、「警司警棍任意扑」的事件。相信相近似的事件只會不斷增加。

 

但香港的警力是有限的。警力有限有幾重意思。

 

一、香港警察所享有的權力是有法律規定的,且要符合《人權法》的要求,故警權不是無限。

 

二、香港警察是一隊專業的警察隊伍,有其本身的專業操守,即使法律賦予了警方很大的權力,也要符合一些專業守則,不能任意行使權力。

 

三、香港警隊過去數十年的工作,因其專業水平,的而且確是享有一定程度的認受性的。但當警方被推到最前線以公共秩序去處理政治爭議,那只能把警方得之艱難的認受性不斷被消耗掉。

 

四、香港警隊只有約三萬人,能同時調動去處理示威行動的警力也只有約七千人。若示威人數超過某個數目,警方就難以處理。

 

五、警察也是人,面對大量工作及群眾的挑戰,體力及情緒上的容量也必是有限。

 

當然我們不能寄望警方可以解決得到政治的爭議。不論佔領會如何結束及由政改所引發的政治爭議如何最終能解決得到,我們也得要思考如何重建香港警察的認受權威。在法治之下,警方合乎憲法規定專業地執行法律,並得市民尊重,是極之重要的。市民對警方失去信任及信心已是一個事實,問題是如何才能恢復市民對警方的信任及信心。我相信起碼要有三方面的工作要做。

 

一、在佔領行動結束後,成立由法官組成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就警方在處理佔領行動時所作過的所有應對措施作全面的調查,在整體的警務政策上看有沒有失誤存在。若有任何失誤,相關的警方高層人員需要承擔責任。調查委員會並會對警方將來處理大型群眾事件時作出具體建議。

 

二、警方及律政司必須秉公處理所有現已被投訴及刑事起訴的警員,讓公眾感覺警方及特區政府不會護短。

 

三、但更根本的是要改革投訴警察的機制。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多年來都認為香港現在警察投訴機制是不符合人權要求的,因缺乏獨立性,只屬警隊的內部機制。逼切的事,是要盡快按國際的標準,設立獨立、有足夠調查及懲處權力的警察投訴機制。

 

政治問題必須透過政治途徑解決,故由一開始以警力去解決政爭,已種下禍根,且更加暴露出現制的問題。但這也可以視為在危機中尋求突破改善的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