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首

自首

明報 | 2014年12月6日

 

不少人問自首有什麼意義。「和平佔中」一直以來都是倡議以公民抗命去爭取真普選。公民抗命的本質就是透過非暴力、有限度的違法行為去產生社會張力。在違法後,公民抗命者會主動承擔刑責,透過自我犧牲去衝擊人們內在的良知,促使他們反思。當大部分人受感召,明白及認同公民抗命的公義訴求,當權者被迫改變現制不公義之處的機會就會增加。

 

「和平佔中」原先的計劃是在佔領中環的街道後,我們會坐在地上手扣手讓警察拘捕我們。當我們被起訴,那就能完成公民抗命的整個程序,透過法庭上的答辯,製造一個公開的機會向整個社會解說我們的民主信念。但「雨傘運動」發生以來,公民抗命的形態變得更加進取,規模也遠超原先想像。這亦影響到警方對待佔領的方法。

 

在起先的時候,警方因欠缺公信力,一直未敢清場。接着特區政府的策略是故意不執法、不清場,希望持續的佔領會引起民怨,以群眾鬥群眾的方式來轉移視線。到了最近,前線警員在龐大的工作壓力下,情緒愈來愈失控,使用暴力機會愈來愈高。

 

現在「雨傘運動」正陷於一種膠着及沒有方向的狀態。為了令「雨傘運動」重新得力及找到新的方向,大家都同意要轉化,以新的行動去重奪人心。按着公民抗命的思路,既然警察不來拘捕我們,那我們就去自首。自首是以一個謙卑、負責任的態度,為「雨傘運動」開闢一條新的戰線,找尋另一個機會去衝擊人心。自首是為了要贏整場戰爭,而不着眼於一場戰役的勝敗。

 

或許有些抗爭者不同意自首這行動,認為自首太軟弱,也帶來太強的挫敗感。我不同意這看法。自首不是懦弱,是履行承諾的勇氣。自首不是失敗,是對政府不仁的無聲控訴。但無論如何,在香港的民主運動是會有不同的行動,正如一隊球隊要有球員在不同的位置。自首者只是在民主運動中扮演不同的位置,只要大家的目標是一致,就是希望終有一天能在香港見到真普選,不同的策略應可共存。盼大家能明白及體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