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行動效益正在下降

佔領行動效益正在下降

蘋果日報 | 2014年12月9日

 

政治運動不單關乎信念,也要講策略。要講策略就不能只靠激情,也要講效益。經過超過兩個月的佔領,從策略的角度出發,我們必須檢視繼續佔領會帶來多大的效益。要計算效益,一方面要考慮行動能達成得到目標的機會有多大,但也要考慮行動所涉及的風險有多大。

 

和平佔中原先計劃的佔領中環行動,最終目的是要爭取真普選,但並不期望單靠行動本身就可以即時達成得到這終極目的。即使真的做到萬人佔領中環要道,然後大家坐下手扣手讓警察搬走,我們也知道行動本身不可能即時迫使到北京政府在政改上讓步。佔領中環行動本身所要達成的效果,是透過佔領街道及後續的被拘捕、起訴等公民抗命的抗爭方法,去佔領人心。佔領馬路是為了佔領人心。因此,要計算效益,相關的目標不是行動能否即時改變得到選舉制度,而是行動能爭取得到多少民意改為堅定地支持選舉制度應符合真普選。

 

雨傘運動由和平佔中啟動,但並沒有按和平佔中的計劃進行。受催淚彈刺激,抗爭者長期佔領馬路的時間及範圍,對社會秩序的影響,都遠超和平佔中的計劃。但所引爆的公民覺醒,也遠比我們之前所預見的大得多。因此,無論是和平佔中或雨傘運動,從以爭取民心為目標看,那已達成了相當高的效益,甚至是超乎原先計劃所估算能達到得到的效益。

 

在佔領起首的一段時期,風險其實是相當高,因那段時期警方甚至解放軍用高度武力清場的機會仍是相當大。因此那時候佔領行動是高風險但回報也高,故整體來說是合乎效益繼續佔領的。學聯提出了要求與特區政府對話,不少市民期望對話能有助化解政改的紛爭,令支持佔領者持續有增加。(我們可假設支持佔領的必也是支持真普選。但反過來說,不支持佔領的,並不代表他們一定是不支持真普選。不支持佔領的,可能只是不支持繼續用佔領行動去爭取達成真普選這終極目的。)到了學聯代表與政府對話前,由於會被清場的風險減少了,而佔領行動得到市民的支持達到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