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必會成功

堅持必會成功

明報 | 2014年12月13日

 

建立在過去三十多年香港民主運動的基礎之上,「雨傘運動」破空誕生,規模與形態雖有一點出人意外,但卻是承先啟後,把香港民主運動帶向一個新里程。「雨傘運動」由市民走上馬路開始,再由警察八十七枚催淚彈所催化,變成長期佔領馬路,建立起三個性格各異、自成社群的佔領區。「雨傘運動」以佔領馬路開始,現在佔領馬路的時期臨近終結,但卻不表示「雨傘運動」結束。反是香港的民主運動方興未艾,有着來自「雨傘運動」的強大生命力。「雨傘運動」與香港之前的民主運動,最大的分別是在於運動的骨幹將是新生一代的民主力量。「雨傘新世代」所展示的特質,是比他們的前輩更堅韌、進取、多元、靈活及有創意。不少人認為佔領結束,香港民主運動將會陷入低潮。他們認為經歷過七十多天的佔領仍未能爭取到任何實質成果,香港的民主力量會因而喪失繼續抗爭的意志。這點我是不同意的。經過那麼長時間的全情投入佔領行動,可能香港的民主力量會需要點時間休養生息,好重新得力及重整旗鼓,事情會像靜了下來,但已在人心裏產生的改變,是不可能再扭轉過來的。

 

我的信心是建基於在佔領時期,看見「雨傘新世代」所展示的堅毅不屈精神。若在佔領時期面對那麼大的壓力,每天都要應對來自各方的挑戰,這新生的民主力量也沒有膽怯的話,為什麼我們認為他們會在佔領結束後就會放棄呢?

 

「雨傘新世代」或許不是那麼容易受什麼政治領袖指揮去抗爭,但正因他們多元及自主,那令抗爭可以更有創意和靈活,也更難打壓下去。他們會更加懂得怎樣見縫插針、隨機應變,尋找任何機會去抗爭。只要「雨傘新世代」能堅持信念,不屈不撓地繼續抗爭,我們為何不相信民主終有一天臨在香港?頭痛的應是當權者,若不能好好回應「雨傘新世代」的訴求,這新世代的民主力量就會和這不公義的制度沒完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