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硬不來軟不下

北京硬不來軟不下

蘋果日報 | 2014年12月23日

 

雨傘運動這階段的佔領行動結束了,有說是沒贏但也未輸。的而且確,佔領行動並不能迫使北京政府在政改問題上作出丁點兒的讓步,831的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還是隻字未改。但運動也統合了泛民議員,故特區政府嚴格按着831決定設計出的政改方案在交到立法會時,差不多肯定是不能得到三分之二議員支持。

 

但說沒有贏也不完全對,雖然有些人不喜歡「階段性勝利」的說法,但雨傘運動也實在是造就了新一代民主力量的出現。雨傘新世代比之前的民主力量更堅韌、進取、多元、靈活及有創意,潛力無限。若雨傘新世代能繼續投入香港的民主運動,延續雨傘運動在佔領時期所展示對追求民主的堅定決心,民主終必有一天臨到香港,未來必屬年輕的一代。

 

香港民主運動走到雨傘運動這一步,而雨傘運動雖涉及長期佔領,但最終沒有出現流血清場,正反映了北京政府在香港政改問題上也陷入了進退不得的困局,是硬不來但又軟不下。

 

在雨傘運動出現了那麼大規模的群眾運動,最終中共並沒有出動軍隊血腥鎮壓,反是梁振英政權可能更想血洗佔領區,是由中共最高層喝令特區政府不能流血。究其原因可能是習近平不想鄧小平辛苦構建的一國兩制毀於一旦,或不希望自己自上任以來努力建立的良好國際形象一朝盡喪,或害怕若出現流血事件會令未來的管治更加困難。

 

現在佔領完結了,不少人憂心中共會秋後算賬。但因香港公民的基本權利受法治的保障,即使進行大規模的拘捕、檢控及懲處行動,也不可能消滅或阻嚇得到進一步的抗爭。除非中共在香港引入內地的《國家安全法》,或是二十三條立法完成,不然怎樣也不能在香港把所有反對力量及聲音壓下去的。在香港現今的情況,反是打壓越大,抗爭只會越激烈,因此中共是硬不來。

 

或許真如一些傳言所說,從中共的角度看,按着831框架設計的選舉辦法,已是中國政治的一個突破。讓香港在一七年先行實行中國特色的「普選」,可作為在中國推行「普選」的「示範單位」,之後在內地再找其他試點推行,若成功就可以全國推行。因此中共可能視香港「普選」為中國啟動政改的序幕,故要小心翼翼走每一步,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這種有中國特色的「普選」根本不能滿足得到香港各方民主力量對民主的訴求,故才有雨傘運動出現。雖然明知831決定會引發佔領中環的公民抗命行動,但在考慮到全局的發展,中共也不可能在香港政改上讓步,因此是軟不下。

 

中共或許是憂慮一旦在受壓下就退讓容許香港實行真普選,民主的浪潮有可能席捲中國其他城市。但也是有點出人意料,內地人對港人在今次雨傘運動爭取真普選並不是太同情。一個原因可能是過去一段時間,一些港人拒斥內地旅客的事件,影響了內地人對港人港事的態度。另一原因是內地的主流價值是經濟發展,簡單說就是賺錢。即使對一般老百姓來說,也是穩定壓倒一切。這情況就與港人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思維相似。港人也是到了近十年才有更多人能超越物質的價值,追求民主、平等、公平、公義等普世價值。雨傘運動到了今天才出現就是證據。因此,估計在未來的十至十五年,中國內地也不會出現類似雨傘運動的大型民主運動。

 

讓香港有真普選,中共的另一憂慮可能是害怕被西方國家利用來向中共施壓,影響中共政權的穩定性。但即使是規模那麼大的雨傘運動,雖被國際尤其是西方媒體廣泛報道,但外國政府因而對中共所施的外交壓力是非常有限。雖被指控有外國力量資助,但並沒有任何實質證據證明香港的民主力量受外國力量操控。雨傘運動是純本土的民主運動,故從一開始就醒覺不能接受外國政府的支援,也拒絕挑戰中共對香港的主權地位。

 

若軟下來會出現的問題都被證明不成真正憂慮的話,不過又硬不來,頂多只是任由政改拉倒,中共會如何選擇,就讓我們英明的領導人再想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