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時代」下的香港民主運動

信報 | 2015年1月2日

 

雨傘運動標誌着香港已進入一個新時代,香港民主運動也進入一個新階段。過去三十年,香港民主運動以議會、街頭合法行動如集會、遊行、談判、公投等方法,到了雨傘運動就進化至以大型的公民抗命行動佔領馬路,去爭取盡早落實真普選。雖然目標仍未達成,但雨傘運動已改變香港社會以至香港每一個人,故也自然影響未來香港民主運動的形態。

 

「雨傘時代」下的香港社會有幾個特點:

 

一、多元的時代:再沒有單一的權力單位、價值系統、政治領袖能把社會的多元本質剷平、壓抑,多元的思想、價值以至行為自然地浮面。

 

二、橫向的時代:權力架構及社會關係不再接受是由上而下,但也不一定要是由下而上,因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愈益對等,故關係是更加橫向而非縱向。

 

三、自主的時代:每一個人都擁有自己的一套想法,而每一個人也有足夠的能力去以自己的方法去實踐理念。

 

四、網絡的時代:每一個個體並不是割裂的,他們仍會以另一種形態聯繫起來。人與人之間會建立起互相重疊的網絡,而在網絡的關係中,沒有由上而下帶領群眾的領袖,而是不同的個體成為網絡的一個點與其他個體相互結連起來。積極的參與者扮演的角色是把網絡成員緊密聯繫起來的統籌者。

 

「雨傘時代」未必一定會發展成一個對立的時代,但若不好好處理其多元、橫向、自主及網絡特性,卻會令不同意見者走向對立面的機會增加,故有變成對立的時代的潛在危機。為了避免這情況出現,在籌劃「雨傘時代」下的民主運動,必須小心應對「雨傘時代」的這幾個特性。我相信「雨傘時代」下的民主運動應包含以下這些元素:

 

一、約章: 有需要有兩套約章。第一套只包括一些包容度高的原則,目的是讓認同民主運動精神的人共同擁抱一些大家都會支持的信念。第二套是充分發揮多元的特性,由不同群體就着他們所關注的公共政策範疇草擬政策及行動綱領,合組成社會約章的草擬稿。

 

二、民主商討:就着社會約章的草擬稿,可籌組各類型的商討會議,讓來自不同背景的公民發表也聆聽其他公民的意見。在促導員協助下,看能否就社會約章的內容達成初步的共識。經過充分的商討後,收集及整合不同的意見,訂定社會約章的最終稿。

 

三、公民授權:透過民間全民投票,讓所有公民表達是否支持這社會約章成為民主管治香港的基本依據。

 

四、分散式實踐: 要實踐約章,可充分發揮「雨傘時代」多元、自主及網絡的特性,由各個群體按着其本身的特點,自行設計實踐的範疇、場所及方法。

 

五、統籌性組織:因網絡中的各個群體都有其本身的自主性,故香港民主運動仍需要有組織,但並不需要嚴密的架構,而主要是負責資訊發放及統籌的工作,好讓各群體按其特性自主地籌劃工作時,可與其他擁抱同樣信念的群體相互配合行動。這將更有利於發揮「雨傘時代」的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