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不治衆的背後邏輯

明報 | 2015年1月10日

 

香港出現大規模的公民抗命行動,引發一輪對法治的討論。有說香港出現了「法不責眾、民粹當道的不正常現象」。相信這是針對有大量人參與了佔領行動,而佔領行動有可能是違法行為,但政府卻沒有即時執法驅散或拘捕涉嫌違法人士。但我們要問的,不應是法不治眾是否不正常,而應是法不治眾是否不正當。

 

法不治眾可以用一個事實描述的角度去理解,即只要有大量人違法,法律就執行不到。但也可用原則的角度去看,就是即使有大量人違法,也不應不執法,故法不治眾是有違原則,是不正常。不過我們還可用批判的角度看,問為何社會會出現大量人違法,令法律執行不到,而出現的原因會決定它是否不正當。

 

不過討論這些之前,前提是有大量人蓄意違法並已確定他們是違法的。但在佔領時期,由於警方執法措施上有不清楚的地方,是不容易確定曾到佔領區參與活動的人是否就已經是違法。兩位大學校長也曾到佔領區與學生講話,那麼他們是否都已違法參與了佔領行動而應被檢控呢?因此,是否真的出現法不治眾的情况,其實仍有待法律程序去搞清楚。假設香港在「雨傘運動」時期真的出現了法不治眾的情况,但導致這情况出現的原因也會影響我們如何評價它。社會出現大量人違法有幾個可能性。一、人們守法意識薄弱,但這不是香港的現狀。二、執法者長期不依法管治,令人們認為根本不需要守法。因連執法者也不守法,一般人更加不會守法了。這應也不是香港的現狀。若以上兩個原因出現在香港,或可說法不治眾是不正當也不正常。

 

三、公民針對一些不公義的現狀,用違法的行為去喚醒其他人的關注,以施加壓力給執政者改變不義的法律或制度。這才是香港最近出現法不治眾的原因。若是這原因,法不治眾反有其道理所在。或許這是不正常,因大量港人竟為公義而違法,不符港人一向的功利表現。但這是否不正當,就要看你認為港人是否應享有基本的政治權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