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普選

 

民主普選


 

基本法的規定

《基本法》第四十五條規定須組成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然後普選產生。二零零七年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有關決定進一步規定提名委員會可「參照」《基本法》附件一有關選舉委員會的現行規定組成。選舉委員會是由四個界別組成,各界別委員人數相等。

 

國際標準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五條規定選舉應是「普及和平等」,以保證選民的「意志的自由表達」。

 

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人權事務委員會就《公約》第二十五條關於「普及和平等」原則作出了詳細理解,載於其《第二十五號一般意見書》。根據《意見書》,「普及和平等的選舉」至少有三點要求:一、每一名選民享有的選票數目是要相等。二、選民所享有的每一選票的票值是要相等。三、公民參選的資格不受不合理的限制。

 

就普選行政長官來說,按「國際標準」,負責提名的提名委員會組成及提名程序不應對公民參選的資格作出不合理的限制。

 

普選與我們的關係

普選特首是關乎政治權利。可能有不少港人對普選特首這權利有多重要存在疑問。普選特首涉及的,就是每五年才選一次的特首,那麼即使他們有權投票選特首,他們也只是每五年才行使一次這權利。而且自己的這一票只是幾百萬份之一,影響力有限,有與無其實不太重要。

 

有一些港人所最重視的,更是他們所享有的各樣自由,尤其是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及人身自由等。只要他們日常生活各樣的自由不受干擾,而又自覺是守法的公民,不會去主動招惹麻煩,那麼這些他們習慣已享有的自由就不會有問題。那麼為何還要關心普選特首呢?

 

另一些港人所重視的更實際,就是生活水平是否可以改善、能否擁有自己的物業或至少是有一個穩定的居所、是否能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或收入、有病了能否得到好的醫療照顧、孩子是否有機會入名校有好的前途等。只要能保証這些,自己是否有權選特首並不重要,甚至由誰來當特首也不重要,只要他能確保這些民生需要就可以了。

 

有關各樣自由的保障是關乎公民權利,確保各樣民生需要是關乎經濟權利。有些人認為公民權利最重要,有沒有政治權利都不太重要,過去多年港人能享有的自由就証明享有公民權利未必一定需要同時享有政治權利。另一些人卻認為最重要的是經濟權利,而港人的問題是應該優先處理民生問題,故不要浪費時間在政治權利的爭拗。

 

但實際是公民權利、經濟權利及政治權利是三環相扣,三方面的權利用構成了整全的基本人權理念。缺了一環,亦會令其他權利也難以全面體現。對公民權利和經濟權利來說,沒有政治權利令保障這些權利也會變得困難。

 

自由與普選

公民權利所包括的各種公民自由,能否受到充份的保障,在於公民在行使他們的各樣自由時,是否可免受任何人的侵擾和威脅。對公民的自由的威脅最大的源頭就是負責管治他們的政府。因此,要保障公民權利,核心就是要制約政府的公權力。有了好的制約機制,亦會有更大機會去促使政府在行使公權力時,對公民權利提供更積極的保障如設置令人免受歧視和公平審訊的制度。而政治權利,即公民透過普及和平等的選舉制度去選出政府的最高級行政官員及立法議會代表,就是制約政府權力一個重要機制。

 

沒有了政治權利,公民權利的保障就只能依靠其他的限權制約機制,包括了法治和司法獨立、公民社會和新聞媒體在體制外的監察、和政府官員的自我約制。但沒有政治權利,這些其他的制約機制所能發生的作用也可能受影響。近期發生廉政公署和警方濫權的爭議都顯示這些其他制約機制,在香港都有弱化的趨勢。各制約機制是相輔相成,互為依靠的。因此,要盡快推動全面落實港人的政治權利,對港人的公民權利是極之重要,不要以為即使沒有政治權利, 港人可以安寢無憂地繼續享有他們所珍視的公民權利。

 

民生與普選

相對於公民權利,要保障經濟權利在更多情況下,需要政府採取積極的行動去使公民的各樣民生的需要得到照顧或達到一定的水平。要保障經濟權利,不單是關乎令社會的整體經濟資源增加,也在於如何分配這些經濟資源。對香港這麼富裕的社會,保障港人經濟權利的問題在於後者更甚於前者。

 

但經濟資源的分配是否公平或符合經濟權利的最基本水平,就是在於行使公權力的政府決定按甚麼原則和透過甚麼機制去分配和再分配經濟資源。若政府的公權力由某一些利益集團所掌控,那麼經濟資源分配和再分配的原則和機制,很容易會只是去保護這些利益集團,而不是為了所有人的民生需要而服務。要防止政治制度被利用或扭曲來只為某些利益集團服務,那就需要政治權利了。最近碼頭工人罷工及有關集體談判權、標準工時、及全民退休保障的争議,正好反映了沒有政治權利,港人的經濟權利,只會在政治權力繼續由既得利益所掌控下,而未能得到充份的保障,令社會不公義延續。

 

政治權利雖不能保証所選出來的政府必可以完全公平地和合乎基本水平地分配和再分配經濟資源,但因所有人都有了手上的選票,他們至少可以更有力地防止自己的經濟權利繼續受剝奪。長遠來說,政治權利應可促使經濟權利的保障有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