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商討

 

民主商討


 

商議民主與民主商討程序

過去在討論民主時,港人大部份的焦點都是放在代議民主,就是透過定期的選舉讓公民選出代議士去代表他們去行使公權力管治社會。當然這是非常重要,但民主的模式卻不局限於代議民主,還有商議民主。

 

商議民主強調公民直接參與某一公共議題的商討過程,至少是那些受這公共議題直接及間接影響的公民可以參與商討。民主商討的程序是要讓所有認同共同信念的公民,在這些共同信念的框架下,從設定議程到構思解決方案,由表達、解說及嘗試理解不同意見到在不同意見中尋求共識,最後在經過絴細的討論過程後經公平的程序作出議決,都可以平等地參與。

 

商討與公義

商討所追求的,就是一種公義,但它並不是某種實質的公義如資源如何分配或實現某些道德價值,而是一種深度的程序公義。商討不單涉及保障人們在一個不利於己的決定作出前,能享有足夠的程序安排去保護自己的權益,更是要使人們能有程序的安排去使他們能實質參與一個會影響到自己的決定,尤其是這決定有可能涉及不同利益或價值之間的衡突。

 

商討文化

但商討不單是關乎如何設計及操作一套商討的程序,而更是要建立起一套商討的文化,那麼這套商討的程序才有望成功。商討的文化包含了以下的多個方面:

 

1. 平等

參與商討者須承認其他人(尤其是與自己意見不同的人)都與自己一樣,都是平等及享有人類尊嚴的人,故在進入商討前,是假設了各人的關注及觀點(即使是自己所不同意的)都是合理及正當的。因此,商討是接受了所有人都是平等的。

2. 包容

參與商討者也須接受現今社會是多元這事實。在尋找共同問題的解決方案或促進共同的善(common good)的方法時,並沒有一種意見或價值是必然是對的或是凌駕於所有其他的意見或價值。他們是願意去包容不同的觀點,尤其是與自己不同的觀點。

3. 接受

因為沒有人是擁有一切知識的,而每個人又都是有著各種各樣的局限,故參與商討者得接受自己的觀點有可能是錯的。這也是為何他要接受在商討過後會修正自己的觀點的可能性。

4. 相信

參與商討者願意相信所有人的觀點對最終的決定或方案都可以有實質的影響,不然參與商討就變得意義不大了。

5. 開放

參與商討者進入商討的程序,就是表示了他們願意以對話及妥協的方法去達成共識以解決紛爭。這種開放的態度對最終能達成共識或化解紛爭是關鍵的。即使最終未能達成共識,但至少可以減少分歧和消除了不少誤解。

6. 坦誠

商討並不是辯論或法庭上的抗辯,而是各人透過商討的程序真誠地交換看法以增相互了解,故參與商討者願以坦誠的態度去表達自己的觀點,而不是處處設防,令討論變得到只是形式化。

7. 論述

參與商討者會儘能力以其他人都能明白的公共理由(public reason)去論述自己的表觀,即使這些觀點是源自一些宗教或其他信仰信念。這可以令最多的人能透過商討的過程去明白其他人的觀點。

8. 聆聽

願意聆聽其他人的觀點並嘗試去明白這些觀點背後的理據,即使這些觀點與自己的觀點不同甚或有衝突。這可讓參與商討者掌握更清楚持不同意見者的真正意思。這態度對化除誤解會是極之重要。

9. 反思

在經過與不同意見者互動溝通後,參與商討者願意及有能力反思自已的觀點。他最終並不一定要修正自己的觀點立場,但這反思過程起碼會使紛爭各方之間的分歧縮窄。

10. 理性

在作最終的決定前,參與商討者會真誠及理性地評估不同觀點的利弊優劣,而不是單純因提出觀點的人的身份而盲目地支持或反對。

11. 信任

信任其他參與商討者也會如自己般願意用相同的態度參與商討的程序。這種互信是商討成功的要素。

12. 尊重

即使在商討的過程中要表達不同意其他人的觀點,也要以尊重別人的態度來表達,因參與商討者是假設了所有參與者都是享有平等的人類尊嚴的。

 

這些商討文化的元素對參與商討者的要求是高的,但那也不是說要等所有人都具備了這些文化內涵才可以開始商討。能參與,也其實能幫助參與商討者培養商討的文化。愈多人能參與商討的程序,商討的文化就可以愈能在社會內開花結果。這也是為何在爭取真普選的過程中,我們要加進民主商討這繁複的程序,因我們相信無論「和平佔中」最終是否成功,也已經在香港社會內撒下了商討文化的種子。